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7-01





以下这些文字是给新进玩SNS的朋友的提醒,目的是让你少受打击。

 

SNS有两大作用,一个是:NETWORK  指的是维护原有好友关系;二个是:NETWORKING 发展新的好友关系。

 

因此在SNS里的价值体现,有一点是如刘韧说的,在SNS上你的价值取决于你的好友的数量;另外我要补充一点是,在SNS上的价值也取决于你与好友的关系质量。

 

常玩论坛的人都知道,在论坛上你的最大制约是版主,只要版主不在线,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而进了SNS以后,似乎没有了版主,似乎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其实进了SNS以后,你更要小心,因为你身后有N双眼睛盯着你,如果你的好友多,很可能是24小时的监控。

 

你如果在自己的NETWORK群里做了不适合其中某些人的事情,你可能支付的代价很小,只是一个链接断开,相对于你的好友数量很小;也可能支付的代价很大,一个很重要的链接断开,相对于你好友平均质量很大。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的游戏规则,只是SNS使我们的现实生活体现在网上了:现实中你要受各种社会关系的制约,制约自己的行为。

 

你有你的私人爱好,这是你的问题;但你的私人爱好是否与你的好友匹配,这是大家的问题。

 

回到前面说的,我们不断的NETWORKING的目的是为了NETWORK,换句话说:来SNS的目的不是为了找朋友,而是为了找朋友做什么事。

 

请维系好你现在的朋友,不要让他们觉得你没价值;

 

请维系好你现在的好友,让他们使你的价值增值!


2008年6月23日发于海内:


 


人们说电子商务里有三流:


 


1.信息流


2.现金流


3.物流


 


那社会网络里是不是也有三流


 


1.人脉流


2.信用流


3.信息流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FB模式下的社会网络服务中,为什么信息流这么弱,信息除了通过人脉传播,为什么没有独立传播的解决方案,现象是:


 


1.对自己可查看权限好友信息(包括日志等)没有搜索功能


2.没有标签功能


 


找个以前好友的文字,真难!


 


这是为什么呢?如果 加上会有什么不利嘛?


2008年06-25 发于海内


 

深更半夜里,海内的老大王兴带领着团队,辛苦地做着各种插件,并把不听话用户关进小黑屋;


 


深更半夜里,蚂蚁的老大麦田带领着团队,辛苦地鉴别着是否是真男人和真女人,并删除;


 


深更半夜里,5GSNS的老大KESO和刘韧带领着团队,在5GSNS上当店小二,将这个介绍给那个,写日志,发迷博,分享帖子,不亦乐乎。


 


 


我曾经说过以下的一段(当时还被潘爷、袁林认为退步了):


 


三、SNS的竞争


 


过去几年SNS是少数有一定实力的团队的游戏场,而当康盛的UCHOME(简称UCH,昵称:油菜花)出来后,使广大没有很强技术实力的团队或个人得以进入SNS游戏。


 


我们如何看这样的变化,至少我认为:


 


1.用户层面,降低了浅层SNS的技术门槛,基本破坏了过去团队的以浅层SNS技术的竞争优势;


2.将竞争转变成以下三个层次:


  A、用户细分(各种细分)
  B、服务资源竞争


  C、运营竞争(这我后面说)


 


过去以技术为导向的SNS公司,很显然在B:服务资源竞争上肯定不占势,他们会在用户细分上下大力;


 


新的以油菜花为主的SNS公司中,很显然会大大加强专业服务资源的获取


 


而运营竞争则对于新油菜花公司中来说容易度大。


 


因此我们会看到自有技术SNS会追求广度用户的KILL TIME,然后用游戏规则与技术来细分用户,而油菜花们会追求深度用户的SAVE TIME。


 


然而昨晚,我在5GSNS上泡到半夜1点,再次映证了以上我的想法。


 


作为以油菜花为基础的5GSNS,操作人有以下特点:


 


1.传媒出身(IT媒体出身)


2.以论坛、BBS起家 (DONEWS)


3.并早以形成了线下人脉体系和资源


4.并在人脉中有很高的影响力(KESO、刘韧、炳叔、老白等)


 


而油菜花给他们比论坛更有发挥的空间和想象力,于是他们晚于海内半年多,起步专业方向的SNS。


 


谢文亲口说:专业化的SNS没戏。但不同的人看戏的心情不一样,至少KESO们在上演一出戏,现在看来还是很热闹的。


 


海内、蚂蚁是平台化的SNS,他们能做的只是对于常规用户的增删改查管理;而专业化的5GSNS,他们有资源、有能力去用运营来深度服务于用户。


 


我曾经说: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你创建了一个社会,你要


 


1、要对这个社会有引导能力,包括游戏规则制定、游戏方向引导;


2、你要与这个社会有沟通


 


还是从社会学的某个角度来说:


 


你创建一个社会,这个社会的资本与社会外的匹配度、可交换度成为你这个社会生存根本;


 


你创建一个社会,这个社会的资本来自于社会节点间的充分互动、来自于社会节点间充分特质的差异性、来自于社会节点与社会管理者的基础思想统一。


 


我说“听话”的用户,其实这在放低了用户,换句话说:SNS经营者,应力图保持自己利益和用户利益的可对话性。


 


你的运营就是加强社会资本,而不能浅层次地在让用户玩得好,因为竞争已不仅仅是浅层次的了。


 


我在海内上没有看到对话,但5GSNS上看到了管理者与用户的对话。


 


海内一直想去IT化,过去看上去很难,看来现在很简单了,5GSNS想IT化。对于海内来说竞争的确满足了他们去IT化,只是从反向上满足。


 


我很想鼓励那些做专业SNS的朋友,5GSNS的现在至少是一个参考:过去高高在上的KESO,现在是您的店小二!



2008年6月19日发于海内



 


三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第一次出头参加SNS的聚会,那聚会聊的也是SNS,当时我开完会后,还真正地写了三篇文字:


 


SNSer的聚会记(一):门口


SNSer的聚会记(二):遇见


SNSer的聚会记(三):人物


 


昨日我应铁哥们张翔 之邀参加了“康盛2008社区调查之SNS的沙龙


 


今天翻看过去的东西,不管是否写在了点子上,但有一点是描述的沙龙中的讨论的模式相似,讨论的内容相似,甚至讨论的问题依然相似,所不相似的是大多数人已不是过去的人,好象留下的只有KESO和我,而这个原因可能是,KESO和我相对超脱一些,也可以说虽然聊SNS,但不做,这是所谓理论家的特点,不用承担压力,不用为某事而死,所以活得比较长。


 


我参加一个活动大多数情况会记录下一些东西,主要是备忘,人老了,只能靠笔头来帮助记忆了,这和助听器作用差不多。而且沙龙基本是谢文老师的答记者会,所以我有些话憋在肚子里。


 


如果你一定想在我的文中看出子丑寅卯,那我要说明,我不做SNS,所以我写的东西不会宣扬什么,我也不会为我的文字负责,但我愿意与人较真讨论,哪果这些讨论能为您的思考多一些角度,那只是副产品,你该感谢你自己。


 


一、商业模式


 


其实这叫赚钱,其实这里面也分为


 


A、短期赚钱,维生


B、中期赚钱,套现


C、长期赚钱,赢利


 


谢文在会上反复说的意思(我理解的),要有远见,只要架构合理,时间一定会换来空间。


 


这话谢文说得合理,是他真心话


 


但谢文的合理真心话,不能被认为是你的合理维生话,因为谢文早就过了维生的阶段,他可以追求生活品质,他可以追求更大的构想,他已不当网站月稳定收入2万为钱,而你?网站月稳定收入2万,那就是成功,维生的成功,创业兄弟们走出了坚实的一步,你如果是团队带头人,你应该可以摸着心口说,我做的对得起现在和我一起吃苦的兄弟们。


 


所以就你我而言,月稳定收入两万的商业模式还是要想的,还是要发疯一样想的。如果我们真如谢文老师说的WEB2.0根本不要聊商业模式,那就发疯地想想最近的赚钱模式吧。


 


二、SNS在干什么


 


由于谢文老师定论了WEB2.0根本不要聊商业模式,所以本次会上就基本没说什么如何赚钱,这让老大我很不满意!:)) 。为什么,因为我缺钱啊,呵呵。


 


回归最基础的网站模式:


 


1.利用某种免费的功能(可能是内容发布、EMAIL、IM、搜索、SNS等等你所想到的用户使用模式)


2.吸引大量并留住的用户


3.将这些用户卖给商家(也就是你的客户)


4.以提高商家的营销效率


 


如果我们做网站的人这一基础模式根本没有时时念,时时想,那么你永远可以保持做网站的兴趣,另外自己你找份工作,就别死拉着兄弟和你吃苦了。


 


我想大多人都正确深刻地理解了1、2点,而3、4不说没深刻理解,至少说没有很好地实现。


 


SNS在我看来不过是某种免费的功能,在商业总战略逻辑上他和其它内容发布、EMAIL、IM、搜索没有什么不同。


 


但SNS作为一个用户战术逻辑上,的确有优于内容发布、EMAIL、IM等许多服务的长项。利用用户间的关系来粘住用户,而FACEBOOK模式则充分完成了关系层面的短促、频繁、重复的刺激,促进用户的活力和粘性,使我们说的第2点得到了很大的加强。


 


然而之后呢?之后有两种路:


 


1.继续吸引用户(各种推广活动)、继续调动用户(各种小游戏),最后用大量活跃用户,来映射用户未来的商业价值,通过资本游戏融资或被融入其它某个急需活跃用户的网站里;


 


2.细分用户属性,了解用户特性,了解用户需求,将这些数据得到后,卖给合适的商家,以获取收入(可能是广告模式、可能是中介模式、可能是代理模式)


 


因此我再重复我的观点,SNS在商业战略上没有什么巨大的不同,而SNS的FACEBOOK模式是一个很好的用户战术。


 


(写到这里,发现已经写了不少,字数挺多了,建议你明天看下面的字)


 


三、SNS的竞争


 


过去几年SNS是少数有一定实力的团队的游戏场,而当康盛的UCHOME(简称UCH,昵称:油菜花)出来后,使广大没有很强技术实力的团队或个人得以进入SNS游戏。


 


我们如何看这样的变化,至少我认为:


 


1.用户层面,降低了浅层SNS的技术门槛,基本破坏了过去团队的以浅层SNS技术的竞争优势;


2.将竞争转变成以下三个层次:


  A、用户细分(各种细分)
  B、服务资源竞争


  C、运营竞争(这我后面说)


 


过去以技术为导向的SNS公司,很显然在B:服务资源竞争上肯定不占势,他们会在用户细分上下大力;


 


新的以油菜花为主的SNS公司中,很显然会大大加强专业服务资源的获取


 


而运营竞争则对于新油菜花公司中来说容易度大。


 


因此我们会看到自有技术SNS会追求广度用户的KILL TIME,然后用游戏规则与技术来细分用户,而油菜花们会追求深度用户的SAVE TIME。


 


其实这两种都在细分用户,只是在细分的层级战略不一样。


 


对于那些追求细分用户、追求性价比的商家来说,油菜花们是一个非常实惠的营销点。


 


四、关于油菜花


 


毫无疑问,康盛开源油菜花在中国范围内是大手笔,他的企业现状正好使他也有这个实力和时机大手笔。


 


我会上问康盛的唯一一个问题是:康盛如何定位DISCUZ和UCH在站长运营中的位置,老李说了他们的逻辑,简单的意思是DISCUZ和UCH都是UCENTER的一个组件。


 


其实我此时是想引出另外一个问题:在油菜花的强力用户作用下,对于过去以DISCUZ为核心小站长们的运营与收入带来的影响。


 


我的一个疑问就是:以DISCUZ为运营与收入平台,之后由于油菜花强力的用户拉动,使原有DISCUZ运营、用户行为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造成网站管理的变化,直接可能是造成广告为主的收入锐减。


 


这一定会有这样的现象,如果这个现象是广泛的,那么小站长将要有一个门槛,TO BE,OR NOT TO BE。


 


如果油菜花是大势所趋,那么我建议康盛要为小站长们的营收创造新的模式,适合油菜花的模式。其实这也是康盛为自己创造模式。


 


五、插件


 


现在人们叫WIDGET,这是基于“开源、开放API”基础上的,由于“开源、开放API”这一主题有很强的商业隐私性,我将不写这一主题,而后面的讨论也不会涉及。


 


我单聊插件


 


的确如谢文所说,一些有技术的小团队会以插件模式切入这一产业生态链,甚至一些SNS团队也会转化为这样的团队;


 


我的逻辑是如果插件没有服务资源、技术保障,那么所有的先发优势会化为零,因为插件是基于开放环境,也就面临开放竞争、猛烈的开放竞争。


 


六、运营


 


我们以第二点为基础,SNS是商家们获取潜在用户注意力、获取潜在用户接触的管道,而商家需要的是:


 


1.潜在的用户


2.潜伏有活力的用户


3.潜在需求明确的用户


4.潜在需求明确且有活力的用户


5.潜在需求明确且有活力“听话”的用户


 


校内这个大学生为主的SNS,的确对于商家来说有潜在的用户,但校内我想还没做到后三点。


 


而3、4点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活动以及技术来进行细分和调动


 


第5点是最难的,比如校内、海内都存在着相当数量的,比例很高的不听话用户。


 


如果我们真在意提高我们的客户--商家的营销效率,那么我们可以通过:


 


1.明确的需求引导让不听话用户听从他内心中的需求招唤;


2.不仅仅加强用户之间的互动,也一定要加强运营者与你的创建的社会互动。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你创建了一个社会,你要


 


1、要对这个社会有引导能力,包括游戏规则制定、游戏方向引导;


2、你要与这个社会有沟通


 


还是从社会学的某个角度来说:


 


你创建一个社会,这个社会的资本与社会外的匹配度、可交换度成为你这个社会生存根本;


 


你创建一个社会,这个社会的资本来自于社会节点间的充分互动、来自于社会节点间充分特质的差异性、来自于社会节点与社会管理者的基础思想统一。


 


我说“听话”的用户,其实这在放低了用户,换句话说:SNS经营者,应力图保持自己利益和用户利益的可对话性。


 


你的运营就是加强社会资本,而不能浅层次地在让用户玩得好,因为竞争已不仅仅是浅层次的了。


 


我看到我三年前写的聚会的三篇东西,取名或着眼点分别是:门口、遇见、人物,挺好,这也是这几年SNS发展的写照,有门口了、让用户见到了、让用户知道人物了,但后面呢,用户干什么呢?你干什么呢?我当时没写,也不知道咋写,今天希望大家写吧,写在你创业的路上。


 


好了,杂七杂八说了六点,收着说,没写十点,也没能力象谢文老师那样能写六谈,大家凑和着看。


 


最后说一下,昨日开会,最开心的是遇到炳叔,很乐,跟炳叔一起,我总能学到很多,炳叔你也不是谦虚的人,我也不是客气的人。他对我说的一句话我觉得挺好:你是用推论呼悠人、我是用瞎扯呼悠人、而有的人用观点呼悠人,都是呼悠人。


 


我觉得他说得极是!致敬!


 


补充:


 


今天早上扯了6点,我这会想起来,漏了一点,补一下。


 


先得感谢海内,在我写那些字到第6点时,机器死了,我原来记得海内有自动保存,果然草稿里保存了,这可能就是北城的服务:润物细无声


 


7、众所周知,SNS是以节点关系为主线的,与过去基于话题内容为主线的模式有所不同。在这种模式下原来的广告规则在效用上过打折很多。


 


  有人只想:让朋友推荐商品会增加说服力度!


 


  这没错,但关系为主线下,信息的通透性影响更强,以信息不对等来实现的广告模式会被打破。


 


  商家也会担心在信息的通透性影响更强下,负面的传播大于正面传播。


 


  所以游戏规则变化了,你就不能顺着原来的逻辑想。


 


 


这里放一些文字做参考吧:


 


  早先时候畅榕给大家普及过第三人效果,意思是说:


 


  1.人们倾向高估媒介对他人在行为和态度上的影响力,低估媒体对自己的影响


  2.负面的讯息较容易产生第三人效果。。。。。多数的美国人认为色情媒介对自己的影响较小,对他人的影响较大。


 


  这个效果是具有普遍性的。


 


  当时我给她补充过:Atwood(1994)年在GUNTTHER等的基础上,提出“第一人效果”,即:即如果认为传播信息若自己有利,并能有正面影响,第一人效果就可能出来,受者认为该信息对自己的影响大于他人。


 


  如果以上效果是正确的,那么:


 


  在人人都说SNS或WIDGET时,你不要简单地出现“第一人效果”。


 


  投机形市场常会有“第一人效果”心态


 


另,昨天第一次见到了谭晨辉,他老跟我要烟抽,我很高兴,至少和这个陌生人有属性相同处。


2008年4月22日 发于海内


 


昨夜,海内的政治主题讨论很激烈,激烈到上升到对讨论者的人品计算,今晨我看了一下,有一种悲伤和无奈。


 


一种国民性的悲伤和无奈。中国的30年开放,在弥补前1978年以前30年的创伤;在修补1978年前200年的痛楚;在反省1978年前3000年的历程。然而让我们这一代人在30年里完全弥补、修补、反省这一次次的创伤、痛楚和历程,显然富有巨大的难度,因为我们自身还传承着这些,包括我们这些人都是伤者和痛者。


 


我们似乎有勇气、甚至有所谓的理性能力去揭开别人的伤疤,但我们甚至没有看到自身的伤疤。


 


我们的很多朋友依然用者文革式的表达,去表达自我的观点;用文字暴力去批驳别人的看法。二元论、一点带面全方位成为我们随手就能操起来使用。


 


是啊,从我一个成本论角度来说,这样的方式是成本最低的,难度其实也是最小的;是啊,从我一个收益论角度来说,这样的方式收益也是最低的,难度也是最大的。


 


我们只关注了表达,你并没有关注收益,没有想到对方的表达中可能对我们有利的部分;


 


我们好象是精英,好象是能从自己的角度看出别人的弱点;但我们太没耐心去了解所谓对手的思维架构。我并不相信所谓智力,我只相信我们的耐心。


 


我们每个人都渴望自由、渴望民主,但从内心的潜意识中,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其实渴望的是我自己的自由,我自己作主;我们做为个体给所谓的对手自由了嘛,给对手自主思考的权利了嘛,至少在过去几天的辩论中,我不能说没有,但极少。


 


我们缺少太多的了解,但我们自己认为了解甚多,我们总想在复杂环境中找到所谓本质,但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复杂环境本身是多因素、多层面、多维度造成的。


 


我们在谈论政治,但我们对经济知之甚少,甚至不知道政治与经济是动物群体的两个交织经纬。的确政治谈起来容易,随口就来,象缕线;而经济却需要更耐心的缕,当我们都没有耐心缕经济线时,的确你可以有织整张布的愿望,但离整张布还缺了别一纬,还不知道什么叫交织。


 


以上面的心态去辩论,我们只是看到将民主和自由当成皮儿,骨子里还是一水的中国货。


 


如果我是一个好面子的中国人,我现在一定觉得这样的辩论,这样甚至包含人身攻击、包含SB的辨论实在在西方人面前丢脸;


 


其实面子不重要,因为现象就是如此,遮掩只是蒙着自己的眼睛,那剩下来的是什么,好象只剩下悲伤。


 


海内上,你的朋友有几个?10个?50个?200个?500个?能与我们沟通的又有几个?连这可数的人群都能树立势不两立的对手,那是不是太悲伤了。


 


我们现在都不是要教育别人的人,我们能不能多从别人那里得到点什么。


2008年2月20日 发于海内:


 


“不写水帖了,写正帖”


 


想了好一会,想这篇日志的标题,最后还是用这个显得很大气的标题,其实最怕与人聊这么大的话题,搞得跟科学家,哲学家似的,其实呢还是个为菜米油盐操心的主。


 


但今天写这个话题,是因为昨晚用手机看了李林子的《2007互联网改变了我的生活》,还用手机回复了:非常好的文章!(手发抖回复了三次,帕金森?)


 


一般来说“叫好”都是主观的,因为符合我的感受:


 


1.李林子2006年毕业,现在在一家偏传统行业的新技术公司工作。这样的人算是白领了,能上网,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注重生活质量,有部车,相对于学生来说,有一定的消费能力,也有更多的消费潜力,其行为与GDP与非常相关,不管是消费的还是产生,应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新生代消费群体。


 


因此他的2007年的互联网生活感受,应该说是真实的代表着今后这一代人的互联网应用,甚至这一代人的生活。


 


这也是我写今天的日志动力之一。


 


2.简单统计部分



 


  李林子的感受一共有九点,我们从应用角度可以细分一下:


   A。电子商务,包括C2C、B2C、B2B,都有涉及,一共三条


   B。网络广告,一条


   C。个人娱乐,包括迅雷、优酷、QQ ,一共三条


   D。移动应用,包括蓝牙、GPS


 


   李林子的感受一共九点,覆盖了:


   A。自己的生活:电子商务、个人娱乐、移动应用


   B。自己的工作:电子商务、网络广告


 


3.通过统计我们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



 


   A。网络化已经融到新一代白领层的生活中,包括生活与工作,进一步说赚钱、消费、娱乐。


   B。从密度来看,电子商务、个人娱乐以及无线应用分别排在前三位


   C。如果我们假设一个人的表达是按重要至次要来排列,很显然电子商务成为最为主要的应用。


 


4.李林子也为我们提出了一些细节,可能给我们一些联想


 


   A。移动电子商务变成了可能;


   B。电子商务平台与独立电子商务厂家的关系;


   C。电子商务从事者的规模与服务质量的关系


   D。电子类消费品销售商的经营模式


   E。网络广告与传统平面广告对于中小企业的作用


   F。对于中小企业BAIDU与GOOGLE的网络广告的效果差异


   G。带宽的提高、终端设备的变更使视频的网络化成为可能,引申出对电影院、电视台甚至数字电视的冲击,当然还有版权冲击


   H。无线媒介的应用将帮人们形成无时不信息的生活形态


 


5.如果我们认可李林子们是今后中国重要的GDP贡献者,同时考虑真实的现金流动,那么很容易得出:电子商务与无线应用这些中型偏轻,同时基本遵循传统的业务游戏规则的业务成为一个重要的互联网方向;


 


6.而娱乐为主题的轻型业务由于过于轻,造成进入门槛过低,新式游戏规则的不明确,要形成稳定的赢收,需要改变的东西太多,包括游戏规则、市场格局,简单的说:法律门槛与竞争门槛。于是现在的娱乐为主的业务将采用赚一些广告费熬日子,希望着媳妇熬成婆。


 


7.你有没有注意到我少说一个主题,嗯,是的,那就是:“交流、评价、社区、WEB2.0、SNS”的主题,其实是李林子没有明确提出,最多提出了QQ。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他在进行电子商务、个人娱乐时一定曾经或多或少的应用了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不重要嘛,当然重要,但这些的重要是隐性的,这些东西成为除互联网硬件网络外,另一种电子商务与网络化娱乐的隐性网络。


 


  然而现在我们并没有为个人的隐性网络建立估值体系,因此这类东西的价值不可能有明确的价格,只能依附在这个网络上承载的某个具象的消费物,这个网络越通畅,就越能提高消费物的流转。


 


 8.用户最多的需要的是什么,用户的思维虽然是复杂的,象迷宫,迷宫可能很复杂,但周围可以放点有奖谜语做消遣,但一定要有一头出口,而那一头出的地方是他生活中直接想要的。可怕的是没有出口,知道最怕的嘛,最怕的是连有奖谜语都没有。不同的网站业务有不同的想法,有的是在做一枚枚有奖谜语,有的是在做出口那一坨好大的东西。


 


9.回到我们的标题,互联网改变了什么,其实互联网是通过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效率,而显得改变了生活,让我们可以关注陈老师的写实主义摄影作品,让我们可以混际于各位社区或论坛瞎白和。


 


让用户SAVING TIME 还是 KILLING TIME,要赚到钱,还是SAVING吧,但有门槛;如果没什么门槛,那还是KILLING TIME吧,但赚不到钱。

2008年4月14日 发于海内:

 


这几天一直想写个东西,那天起了个头,没想到海内临时关闭,也就作罢。


 


绑架:我们常见这个词经常描述暴力行为,而深度去想,应该是这样描述:某个全局下,弱势方(包括个体或群体)蓄积全力,在局部对强势方的弱点进行全力进攻,最终通过局部的优势改变全局弱势,力图达到均衡状态。


 


掣肘:这个词一般少见于日常对话,发音为chèzhǒu,应该是这样描述:某个全局下,双方力量相对均衡,双方都在不同的局部有弱势,而双方通过博弈保持全局的稳定,直到双方在某个局部发生根本变化。


 


对于这类社会学层面的名词解释是有难度的,但如果真的明了,对很多事物的认识相对就比较轻松了。


 


现在可以举例说明了,就举西藏、奥运、火炬、家乐福的一系列例子(其实我主要想写这个)


 


过去,ZD与中国ZF之间的关系很显然弱势与强势,因此ZD一定会想在ZF的某个局部发力,造成局部优势,力图达到均衡,而这时候奥运出来了,同样火炬也要全世界逛了,因此ZD采用的是“绑架火炬”方式,于是在巴黎、在英国,可能还会在堪培拉,还可能在印度某处都会有绑架;


 


很显然ZD不缺火,但那火炬对于中国来说叫:祥云,里面寄放在中国ZF和大多数中国人的某种感情和面子,因此对祥云的绑架显然会点到中国人的痛处;


 


绑架当然不是只为了中国人的痛处,绑架更深的意思是让“以中国为元素的所有东西”在现在国际的大环境下与“以西藏为元素的所有东西”放在一个水平面上展示与被评点。


 


我觉得这次“绑架”相当成功!


 


我还知道,下一个游戏环境是奥运会。如果我是个观众,那我希望ZD下一个层面的活动就别用绑架手段了,因为已经接近双方在国际大环境下已经在这个一个水平层了,就应该用掣肘手段了。


 


好,我们现在进入掣肘。现在的国际大环境下,油还是那点油,米还是那点米,谁家都想着往自己饭碗里多扒拉点干货和油水,特别是在同一个层面的团体们。


 


中国的历史与30年的发展组合起来,很显然让太多的游戏角色有点担心,但中国已经在这个游戏中占有一定的位置,大国间现在主要是靠掣肘来保持着平衡。


 


很显然西藏问题、台湾问题是中国的硬伤,或者说弱点,很显然其它游戏参与者会利用这些弱点进行掣肘,而现在看来掣肘的手段:


 


1.从民间切入西藏问题,通过ZD的绑架火炬、奥运,将中国至于人权问题、民族问题方面的弱势



2.大国政府是不会切入奥运会这个层面,如果哪个大国切入奥运会这个层面,要么这个大国政府脑子进水,要么是他们发现大国绑架奥运会会取得更多的优势(很显然现在没看到);但小国估计有可能闹闹,比如捷克类的小国;



3.美国政府方面是不会参与以上的,因为他们知道中国的下面的经济重要方向是欧洲,得让中国政府增加新的掣肘压力。


 


说回中国ZF,很显然被绑架影响了,很显然在国际环境下非常被动地将中国与西藏放在一个水平线了,下面的策略会是什么?:


 


1.将ZD的位置拉下去,其实在这个层面上,应该希望ZD们出现暴力行为,而这个暴力行为主要是要给国外民众看到;


 


2.加强与欧洲大国企业级的合作,不能以上的绑架案打破过去的脚步,否则那掣肘真起作用了,甚至还要开放。


 


3.将中国国内民间的绑架欧洲企业的行为(比如抵制家乐福一类),控制在有限的时间,主要传达一种信息即可;


 


4.奥运会得开好,让来的人高兴而归,即可,该贴钱的就得贴。


 


象我这样的老百姓们,因为你和我出国不方便、当外人国也不方便,因此利益点还是与中国政府相关大,因此如果要参加这样的游戏,可以是:


 


1.有限度地绑架一下起头闹事的国家的一家标干企业,传达一个利益点信息即可;
2.在公开场合遇到藏人,要微笑对待,不管丫是不是打你;
3.奥运会时多给老外点笑脸


 


基本要做出:咱!中国老百姓!是有力,有礼


 


咱就别拿:恐怖主义、爱国主义、自由、民主、民族聊这事了,这些词都是单边的,没有统一的衡量标准,WHO扯得清?


 


咱就以钱、地位来做衡量,清晰点!

2008-05-28

欣闻TECHWEB也上了SNS,赶紧过来当小白鼠,于是用户量大的社区上SNS我有一定的兴趣。


TECHWEB对地用户是什么呢,在我印象中是:


1.IT信息的获取点(资讯)


2.IT传闻的获取点(论坛)


3.IT人发布感想(内幕、传闻、新闻)的地方(博客、论坛)


4.IT人KILLING TIME时,对于事件的宣泄点(论坛、博客)


可以说2、3、4是TECHWEB非常有特点的地方,而在过去2、3、4的一个用户重要基础条件是可匿名,也就是马甲。


现在TECHWEB的SNS的口号是:同事网、关系网


而当我注册进入时,非让我填“所在单位”


这两点造成注册时用户引导是需要“真实”,真实的公司、真实的名字、真实的关系


而如果这样,会造成一种“用户心里冲突”,我是填呢,还是不填呢?


我填了吧,我同事看我整天在TECHWEB上KILLING TIME,对我这份工作危险太大,如果我真的填了,那我也少活动吧,这样对TW所引导的同事网的发展有负面影响;


我不填真实的,这样对TW所引导的同事网就是一种反动。


我想大多数想在里面活动的用户还是会慎重填真实单位,里面真实的还是那几个名人。


如果以上真是所谓的问题,有两个解决办法:


1.改变“同事网、关系网”的slogan,TW全站的slogan是“操作比理念更重要”,这边也对应“关系会使操作更有效”一类的,回避所谓的真实,呵!


2.在注册时要填单位,但也要允许一个用户,多马甲。


以上是就社会网络角度的建议,当然TW有别的打算,那就当我是屁话


别断章取意去理解谢文老师的真实哦:)))


补两句,以下是别人的想法,我也同意。


如果祝志军真的想想彻底摆脱低价值关系、真的想把TW的风格进行转变,那就坚持要求真实。

TW的特点就是能熬,相信老祝,操作比理念更重要:)))

2007-08-24

2005年2月7日的晚上,那是个下雪的晚上,我第一次对UUZONE进行了一次剖析( http://cnsns.bokee.com/686884.html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一直关注着中国的SNS的发展,由此也认识与接触了大量中国互联网人,在印象深刻的人群中,冒志鸿(http://robertmao.com/ )是其中之一,在圈子里一般叫他老冒。

而2006年12月13日,这个UUZONE满三周年的日子,这个UUZONE过去的操盘手在他生日后的第一天,在南京的永久纪念日里,说了一句:I will be back。

最近老冒真的回来了,以一个博客的身份:I aM bAcK

老冒真的以博客的心态回来,因为他将以ExSNSer的身份,做一个《歪评 SNS系列》

我是从KESO处看到他的这个预告的,看了前两句,就想说:你写我参合。没想到下面老冒真是给我面子,看来这事儿还脱不开了,于是这里就兴然应一下老冒。

老冒说他主要评国外的名站,也开出了一些目标;他说他还要在圈子里混,怕得罪国内的名网站的大佬。这样挺好,因为我对国外的名站不熟,但对国内的名站熟,于是他说他的国外名站,我拍我的国内名站,俺不怕得罪国内名站的大佬,因为我有儿子给撑腰,小家伙很厉害的。

已经有一些日子没有摸SNS这三个字母了,要慢慢热身。

这里也邀请一些朋友一起来拍砖:如下:

潘欣、刘磊,季英伦、郭强、Z13,Rowdy这些家伙都不是名人,而且非常有承受力。

我将以博客的方式与冒志鸿互动,不进行MSN交流。

博客就选新浪吧 http://blog.sina.com.cn/cnsns ,已经很久没写博客了,手生了。

另外:广告招租 广告代理人:潘欣 :) 哈哈哈


2007-03-12

上周五晚上去5G,了解了Mapbar.com,个人感觉这将是一个极有发展的企业,因此做一些介绍和分析,供大家跟踪。



这将是一个有可能变成3721似的企业,因为他们已经在挖一个大的坑,希望各类企业去占坐。


点击放大http://www.banerzhuan.com/story/2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