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5-09-27

最近有一个项目,有现金,于是也就不来这里谈网论道了。


今天回来,看看这网络上都发生什么了?


偶尔看了一篇:不论激进还是渐进 Web 2.0期待杀手级应用


作者:田野 | 出处:赛迪网 | 2005-8-28 7:16:44 | 阅读

277 次 责编:keso


写得还是不错的,我的观点也差不多,见:下一代互联网是什么


谢谢田野看重我的观点

2005-09-17

Tag中秋                                          


插上你的耳机,或者打开你的音箱,就留在首页,这就是送给你的:天边


并祝您中秋平安,一生平安

2005-09-16

Tag百度    社会性网络                                          


上次帖过:百度知道社会性网络


我在文中有这么一段:“BAIDU在SNS基础上的BLOG,WIKI,IM将陆续出来(不管是合作还是自已推出),我的这个结论不是内幕,而是必然”


回复中有一段是这样的:


===









- 评论人:xxxx   2005-09-04 19:21:30   


真不知道这个结论你是怎么乱七八糟的推断出来的……


===


但我现在还是坚持认为


今天我又看到百度的一个行动:百度传情 love.baidu.com

2005-09-15

Tag社会性网络    WEB2.0    LINKIST    guoguo    wealink                                          



先说我的两个相互无关的网络社会行为:


行为1.很久以前,不知道有多久了,大概约半年前吧,我在作国内的几家社会性网络服务商的分析,在每一家都注册了用户。当然也有LINKIST,其实当时里面实在没什么可玩的,无非是人加人,我看到别人加我,一般情况也不考查对方如何,八竿子打不到的人都加,然后八百年也不去管他,这就是当时用LINKIST的一个方式,真没把这个SNS看得多重,能起对自己起多大作用。不久以前,突然有人在LINKIST上发了信息给我:“希望能够与您建立长期的联络,交流经验与思想。”并留下了MSN,我一查这位也是很久前加到我的LINKIST的脉圈的。


再看看他的简历,也是搞网络的,于是就在MSN上加了他。他在MSN上的名字Jason(近期离职,有瓜葛者快快与我交接:),就问他要离职了?又聊了为什么要离职,再聊到为什么公司里小道消息传得快,之后我说要把网上社区里用户间的信息传播设计得跟小道消息一样,快速传播,提高营销效率,JASON说这是理论研究,如果研究好共享给他,我说不给,我收钱去;他说他现在没钱,欠着,我说成;



之后估计说西扯东扯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分钟,最后以:各忙各的,结束第一次聊天;跟平常的聊天没什么不同的,这个关系也就比在LINKIST加强了一些,但还是非常弱;



行为2.前一几天我板砖笨狸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这里就不多说了,在文中提过很多人,同时也有很多人参与了笨狸的“关系与利益”主题上的讨论,包括LUCY北城XU`ER等等,我也知道他们都是在干什么,LUCY干着LINKIST,北城也干着这一类事儿,XU`ER干着wealink。好嘛三个WEB2.0,而且是三个上海的WEB2.0,其实我特别希望这三个之间吵架,看起来一定很热闹,虽然各自的观点都不是特别一致,上海帮均不相咬,一致在对付深圳的笨狸(一个做SP2.0的家伙,谁让他姓笨呢,笨人就是要被捏的)。


我没KESO那样的阅读时间和技巧,最多也就看看他们相互的回复,同时偶尔进去挑拨一下什么的。


整个讨论中北城基本上属于欲言又止的样子,于是我也特别想知道他的想法,真想某日加他的MSN聊一聊。


以上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事儿,在我看来,然后今天上这事有了联系。


今天忙了一通活儿后,上了MSN,一会有一个家伙上线了,叫Jason(blog 今天起改名为|北城|2.0|beta| ),我有点晕,于是与他有了以下这段对话:


MINSEC:同学,您说是北城?
JASON:???
MINSEC:咋了,我知道一个叫北城的,是不是你啊
JASON:那我就不知道啦~您认识的北城不知道是不是我
MINSEC:一起跟笨狸娇情过?
JASON:哦~
JASON:cnsns?
MINSEC:TAG合为一个了,我以前没对上!呵呵
MINSEC:你也没对上我?
JASON:没对上
Jason:久仰大名
MINSEC:那我们是咋接上头的?
JASON:linkist上面吧
MINSEC:世界真小
JASON:世界真奇妙~
MINSEC:殊途同归



之后我们聊了一会,都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而且约好都写篇BLOG,先不商量写什么,同时发出,把有意思的事继续有意思下去。



当我们事件描述清楚了,于是我开始了今天BLOG的主要分析部分:


A线路


1.在这条路线,也就是LINKIST路线中,与北城建立最初的联系是基于共同的爱好(我这里简称为TAG)—对网络感兴趣;但这样的兴趣太多的人有,而且在LINKIST上不可能见人就聊,因为兴趣是需要通过事件做载体来加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的,所以我和北城也就是建立了一LINKIST上的连接,虽然是一度,但我和他并没有觉得这一度有大多在强度;


2.再次与北城接触,是由他主动进行的,事件就出来了,他要换工作,也期望在LINKIST的所谓人脉中筛选一些对今后事业有帮助的人,在我过去的观点中这叫:培育社会资本。于是他与我联系,并加了MSN,交流了一次。


以下是图示:




B线路


1.我和北城都对SNS感兴趣,但并没有接触过;


2.这时有一个关键人物做了一张关键BLOG,产生了一个关键事件出来了,使我与北城有了关联,这就是笨狸的“关系”和SNS


3.我们通过BLOG进行了交流(在我的板砖那一篇)


以下是图示,其中最大的黄色的圈是指BLOG圈:




两条线虽然都让北城与我有了联系,而且,但很明显,如果北城A和北城B分别同时有一个交流的约会,那我无论如何会选择北城B,我想北城也会如此选择CNSNS B进行约会。


虽然B线路完全是自发的,在“天然的”SN下进行,但造成的个体间的联系将是极强的,联系指数为90分以上;而线路A虽然有一个“人工的”的SNS上进行,但造成的个体间的联系指数最多为50分。


这是为什么?值得深思,最后画出这么一个线路,算是自己想的一个结果:




说明:


1.大兴趣指的是一个范围比较大的兴趣,比如我和北城都喜欢网络,因此在LINKIST建立了联系;


2.专项兴趣指的是一个相对细分的兴趣,比如我和北城都关注SNS,这时由于某件事上产生了关注切入点,有了交流下去的需要,因此建立的联系比LINKIST上的更深;


3.需求在这里是指明显的,接近达到有价值物的获取的需要,可以认为希望购买,后面进行相关利益的平衡,最后走到利益交换


4.而随着箭头的指向,用户价值实现得就越高,网站本身价值也越高,用户粘着度也越高。


可以说LINKIST这类的SNS现在只帮助用户做了第一个,而后面的五个都没有做,于是其平台对用户的价值还没有特别显出,我并不是专指LINKIST,或者LINKIST后面不进行进一步的操作,以加强用户价值。


而中国有几个SNS在做商业激发?


如果这个线路图成立,那么那些说WEB2.0是由用户自己产生内容,自己服务于自己的话,显得过于扯淡;一个网站的经营者不努力地:


1.造成事件,促进用户间强关联(这样只能选主题)
2.引导用户造成事件,自己强关联(这样更高明)
3.引导用户把需求变成可交易的利益


那这个网站肯定****瞎扯,图个热闹(当然不排除给资本玩)


如果上述成立,那么说“一个WEB2.0网站,如果客户是其网站访问者,而只需要少数几个人来操作就可以了,而且好象更偏技术的人操作就可以了”,这基本也是瞎扯,问一下上述1.2.3,谁来做?让用户自己作?


别把Craigslist  拿出来说明问题,是的,他们现在只有10几个人,每个月的收入让人从眼到屁股都特别红,让咱们屁股坐不住,但人家做了多少年,先不说别人的理念超前,坚持能力,算算财务账,一年10人,人十年,100人,你现在说10个人做两年一个Craigslist,而且立于不败之地,我真不信,更别说现在做分类的竞争多大,而且还在中国这样一个杂种商业环境下,还是那句话,骗别人可以,千万不要养成骗自己的习惯。


写到这里都快想不起开始写什么了,说回来,说到我和北城的两次连接后,最终合并成一个连接,其实这个情况是可以避免的。虽然LINKIST的个人介绍里有自己的BLOG的链接,但说实话上用户点进去看,实在是档住了70%的用户,如果在用户介绍的界面下,把其BLOG以RSS取入,那么这个展示将是极完全的,也不会出现我和北城的第二次握手的情况。


最后说一句LINKIST如果不想做BLOG,那也应该用RSS调入,如果自己不想做RSS调入,可以找伙夫。


此文标题为:我连城北,其实也是北城连我,只是中间有太多细节,于是作一乱文,看得懂的看,看不懂的针贬吧。


为了做这个BLOG的链接,走了趟LUCY的BLOG,看到LUCY 9月15日的一篇BLOG:


“联络家”正成为商务人士人脉引擎的首选(转自赛迪网)


谁写的?写给谁看的?


夜深了,洗洗睡去。


此BLOG于2005年9月15日09时准时与北城的BLOG推出,把有意思的事继续有意思下去。

2005-09-13

最近一直忙于他事,所以这里的更新有一些慢,但并不意味着没有思考,希望有一天会把这些思考地写出来。


前几天还跟吕欣欣见过面,聊过网络方面的事,而今天看到他11日的人生的意义》,感触很多,多的话不说,送一段给欣欣:


在我看来,生与死本是两个相连的世界,我们的亲人可以死去,但我们的关系永远不会死去,你过得好 ,你用你的行动保留您的家族的好,超越你的家族的不足,我想信你的奶奶在天之灵会欣慰的,想念奶奶的时候,别忘了在她的灵前告诉她,你对她的感激,你生活的打算,你心灵的成长。


我相信,天堂里的奶奶会听到的,这些丰富实在的信息会令他在天堂里不寂寞。


对于我们活着的人来说,亲人亡故是我们思考生的时机,让我们认真过好每一天,对自己好,也对别人好,或许这就是死者的最好慰籍。


此时我希望这互联网不仅仅联系着现实生活中的人们,更希望这网络将生与死这两个世界互联,让我们的亲情永远不会消失。


欣欣,做一个好的FEED,给你奶奶订阅!

2005-09-09

Tag社会性网络    WEB2.0                                          


此帖该帖在狸子的“关于社会关系网络服务中的利益维系中心 ”下,不过发现也可以放到这里充个数,所以还是留在这里了。


一。受教


看了狸子最近的两个BLOG,感觉受教很多,我这人不太说虚的,如果说受教 ,那就是真的受教。


看了狸子的东西,每一个感觉同北城在他BLOG上的留言是一样的:


===

北城 发表于2005-09-09 9:11 AM  IP: 211.152.46.*



看来学习半天和学习一段时间得效果就是不一样嘛~有点意思


===






真是这样的感觉,在和朋友的聊天中,曾经提起中国现在的浮燥,说:其实一个人只要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三个月,他一定会成为中国这方面的牛人,特别是网上。







我的感觉狸子的“关于社会关系网络服务中的利益维系中心 ”与他的““关系”和SNS”完全是两个人写的。






刚才的这段话好象有点从上向下说的评价,但的确是真实的感受。







二。态度



我的那篇“社会性网络中的板儿砖”主要是针对狸子的““关系”和SNS”,目的是通过板砖理清我们大家在六度与社会性网络方面的思路,而最近老冒的“老冒看SNS: 一个SNSer眼中的“6度分隔””更象是一种总结性的发言,他让我拍砖,我真的拍不出什么,正如现在我也无法对“关于社会关系网络服务中的利益维系中心 ”有更多的砖头,水平已经如此了。







我喜欢的板儿砖应该是轻松的板儿砖,应该是基于聊的主题和对方在这个主题的思维过程的,而不是针对板儿砖主的为人的,否则对我来说“利益”不大。



我喜欢看老白拍keso–也谈长尾(1) ,喜欢看有人给给老白下一绊子,也喜欢找着老白拍,在玩中去了解,去辨别,这是件乐事儿。






我想基于狸子的“关系”和SNS,所引发起的我,老冒,LUCY,北城之间的讨论是非常有意思也有益的。此时我还真想把这几个哥们叫上,一直就这个主题聊下去,大家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而最近基于狸子““关系”和SNS”和我的“板砖”为主线的交流中,有一种现象让我觉得过于生硬:以冷嘲热讽别人的为人,玩辩论技巧,这对于我来说“利益”不大,去参与辩论,针对人品的辩论?我觉得如果那样,我真是太有闲了,于是忽略为好,此话也给狸子。






我不能说什么样的态度是正确的,这世道没有绝对的正确正否。但我可以说我喜欢什么样的态度,而正是这样的态度,让我,老冒,LUCY成为朋友,我想正是这样的态度使我很有可能成为狸子,北城的朋友。







这就是社会性网络中小圈子的形成,观注点一致,同时态度或者态度后面的文化风格一致。再引伸开:利益一致是条件,而文化一致才能成为强强链,之后利益会更通畅。







三。利益




这一点与狸子交流,你说的利益是更偏社会学概念,在商业角度是不是可以说是需求(或需要)


觉得你关于长江学院的一段说明特别好,值得大家捉摸。






另外北城在的留言中有这么一段:



===




北城 发表于2005-09-09 9:14 AM  IP: 211.152.46.*


不过感觉对于SNS的理解还是过于狭隘


=====


不知道北城指的是什么,是否能让我们受教一下?


2005-09-04

眼下打开报纸就能看到“WEB2.0”,看来WEB2.0在为焦点单词了,而且这个单词在中国连中文***都没有,那么看来这东西在中国还没有定义好,于是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解译着WEB2.0,


于是“这个最近中国互联网的中心词一定会是个泡沫词”



不过眼睛比较清的还是那个江苏人,他叫老冒


俺一直对WEB2.0的提法不太感兴趣,于是不太答理这个词,还是专聊于社会性网络服务的研讨。


至从完成我那“著名”的实验(SNS下的行业实验)后,我就慢慢淡了这里的“创作”,进入另一个层面的研究,主要的方向涉及的是社会行为学,社会心理学,系统动力学,个人对赚钱的期待不如对社会学方面的研究与应用高,注定是赚不了大钱的人,于是还是自己找点乐子玩,图个自在。


但人总是有一点虚荣的嘛,前几天我无意到吕欣欣feedsky上看到CNSNS的FEED订阅数竟然是排在首位,此刻有735个,按中国军队三三编制该有两个营的兵力了,我想在有生之年我有超过KESO的可能了,于是觉得有点超女感觉,于是梳装打扮还是要继续,改天再拍个有特色的照片放到BLOG上,这样我也就可以和方博,KESO,木子美一样,成中博客中的超女(至少他们都喜欢把自已靓照放BLOG上),出门我也要带墨镜!!!



今天打点门脸面的颜料是笨狸的“关系”和SNS ,我是从KESO的昨日新闻里看到的。



(不过从KESO最近的BLOG来看,在更新方面不如以前,特别是前两天,我估计KESO在忙别的事,可能和DONEWS的新东西有关,这一段纯属瞎猜,也可能是造谣)



前面说了我是不会对WEB2.0答理的,答理这方面的问题大家可以找KESO,老冒,我们都分工好了:))。



但一但有人提及“SNS”或者“社会性网络”,那么俺还是要尽力责任的,谁让常常在MSN和新朋友聊时总被人骂:“您是这方面的专家嘛!!”,其实我对这话挺不满的,好象我在别的方面不是专家一样。


说回笨狸的关系和SNS



XBA喜欢拍砖,我目睹了本世纪初这段时间XBA左右两手拍砖的壮景,而他说我不适合拍砖,他觉得我拍起来象“疯牛病”,我对这个评价一直耿耿,近期我在练手,前一阶段找老白练过(这里这里),不知道他难不难受。



今天我来拍笨狸,谁让他出现在KESO的昨日新闻里:))))


第一砖

“小时候听说洋鬼子来中国做生意会水土不服,因为他们不懂什么叫做“关系”。现在看到不少国人,居然学习着SNS,看来关于“关系”,鬼子不但已经懂,还开始让我们反过来去学。”

可以说现在洋鬼子来中国做生意还会水土不服,他们绝对是懂得“关系”这一词意味着什么,但他们不懂在中国如何“做关系”(引号位置不同,代表着不同的概念)。

这里我还是要定义一些基本的词汇,否则就乱了:

S=Social=社会性=个体与其它个体的关系化–这是“天然”存在的

SN=Social Networking=社会性网络=三个以上个体的相互关系体系–这也是“天然”存在的

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社会性网络服务=为三个以上个体进行关系化提供过程服务–而这个不是天然存在的,是由洋鬼子发明的。


如果以上述的定义,那么国人,洋鬼子都应该懂得关系,各国各族都有自己“做关系”的特点,没有谁向谁学一说;让咱们“反过来学的”不是关系,也不应该说是做关系,而是做SNS。

第二砖



一开始我以为“关系”是1.0,而SNS是2.0,很是敬佩,学了半天一度六度,发现SNS其实很肤浅,完全不如“关系”这种1.0的东西。”

您以为1.0,2.0并不重要,但您现在认为“学了半天一度至六度”就得出“SNS其实肤浅”,这是要被拍的:

1.学半天的一度至六度就说一个它浅?麻烦您跟我说一下前一阶段怪癖病毒传播过程中,那个节点起到一度至N度传播过程中的关键,这个关键作用是什么,为什么是????

2.六度代表着SNS?偷着换概念给别人是可以理解的,但偷着换概念给自己,那就不好了。

  六度理论是SN中的一种现象说明,但不是SN中的所有,六度包含于SN,那怕六度有千般万般丧尽天良的不是,也不该直接说SN的不是,这就是所谓“命苦不能怨社会”,但说SN本来就是人类天然存在的。


第三砖

“最多通过六个人,我可以认识拉登,也许,不过绝对是空话。相反,如果我能够提供百万个活体,拉登应该马上会来找我。这就是“关系”比SNS理论强的地方。”

通过六人人,可以认识拉登或者木子美,这的确是空话,空话在于我可能知道那条上山的路,但不是说你一定能上山,拉灯和木子美不一定觉得我有足够的能力而有必要认识,认识本来就是一个相互的概念。

“如果我能够提供百万个活体,拉登应该马上会来找我”,说不好啊,如果你真能提供“百万个活体”,拉登可能会想到应该马上会来找你,但我想先找到你的是国安,所以拉登这么脑明的人一定在想找你之后的第一秒钟后放弃找到你的打算。

如果我同意笨狸的关系定义:“所谓关系,就是围绕某种利益目的而搭建的价值传递载体。”但关于用拉登找你这一例并不能说明“关系”比SNS理论强,因为关系有,还有让关系这一载体生存的空间,如果没有生存空间,或者不去找生存空间,那么关系是无用的,或者说如果你不去“做关系”那关系价值不大;而SNS就是为了帮你做关系(包括建立与维护),在这里SNS是一种空间环境概念。

再说明这一砖的内核:“关系”和SNS不是一个层面比的两个概念,关系是SNS要经营的东西。正如你说的关系是载体,是运输用的车,那SNS是交通体系。


第四砖

“传递链条中的每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增量价值,都不可能直接把源头供出,我不知道SNS理论,如何定义这中间的变量”

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即如何处理在传递链条中的每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增量价值,都不可能直接把源头供出,这是我过去没有认真思考的。

但这个问题向“SNS理论”提,就问错对象了:

SNS是一个促进你所说的关系这一载体更好流动的服务环境,SNS不是一个理论,而是一个社会体系,它由人类社会中所有的规则,规律组成,您的问题可以从系统动力学中的信息流的滞留与扩增角度来研究,这方面有一个非常著名也特别有意思的试验:啤酒试验–在彼得。圣吉的《第五项修炼》中有专门的一章节进行了说明(上海三联出版)


第五砖



“在国内,对于那些营造商业圈的SNS模式,我没有办法看好,因为缺乏明确的“某种利益目的”。至于做男女交友的,可以看好,因为利益目的很明晰,是性交网。按照这个推理,做商业应用的SNS,只能垂直,比如批文网,证监会网,煤矿网,运营商网等等。这种推论,只有在“关系”这个1.0理论的指导下才能完成。”

我同意笨狸说的,国内的SNS们在其产品上缺乏明确的“某种利益目的”,但我个人觉得这不是SNS的问题,而是SNS提供商的企业商业站略方面的问题,是投入资源与产出效率的问题。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垂直经营是必由之路,这还是企业战略,不是SNS。

另外我想补充一下男女交友,吕欣欣说得好,六度关系理论在交友网上是很不可能起作用的,除非是一堆皮条是其主要用户。但交友网绝对是一个SNS,也就是说六度理论可以在某个SNS中失效。

“这种推论,只有在“关系”这个1.0理论的指导下才能完成。”这个推论不是推论。


第六砖

“SNS错误的地方,是犯了西方文明的老毛病,关注人本体,总是说节点。节点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目的。比如笨狸这个本体一点用处都没有,只有当笨狸被任命为局长的时候,参与到利益目的中去了,才能进入“关系”,当笨狸退休或者被双规,那么一般来说,就在这个“关系”中消失,特例就不讨论了。”

我们得讨论一下节点本体的概念与范围。如果笨狸说的节点的本体是笨狸的肉身,那“笨”字也可以去除,只是狸或者说是狸肉,那么这个本体在人类社会中也就是上餐桌的作用,但狸一但和SARS放在一起,那对于社会来说这就重要了,果子狸就可以代表SARS。

关键的是社会中不同的人对狸的本体有不同的定义,而且是从利益出发进行的定义。在餐桌上你代表美味,在2003年你代表瘟疫,在当局长时你代表“权力寻租”对象。

如果我说这话,我会如此表明:节点是支撑群体的单元是基础,而节点间相互的利益交换来会造就一个社会。

西方文明是有毛病的,但SN的研究,或者SNS的提出,虽然始于西方,但是东西方社会都该观注的点,如果SNS不是理论,那他就没有毛病,我想笨狸是说六度理论犯了西方文明的老毛病,过于关注节点,而没有关注节点中的利益交换?

另我想说的是所有过于推崇六度理论,或把他贬得一钱不值的人,都是想证明他是否真理,其实看来都高估它了,他只是一个对某种环境下一种解释,而不是全有环境,当个工具用就可以了,最多当成思考社会学问题的角度。


第七砖



“SNS是一个个节点和一条条线,所以编织成所谓的社会关系网络,这种僵硬呆板的理论实在不值得研究。而“关系”是动态的一个个圈,有了某个利益目的中心,就泛一个美丽而秘密的小涟漪,涟漪消失之后,一切都没有痕迹。


a通过b找到了c办成了一个事情,不证明c就是a的二度关系,没有关系。只有a-b,b-c这两个小涟洈浮动了一下。”


这两段非常写意,我也写意一把:

蜘蛛用屁屁从一个点出发结成网,一个个节点,一条条线,编织成蛛网,点的排布,线的粗细,线与比之间的距离都被生物学家,仿生学家,应用工程学家认真的研究与应用;而人将如何设这个点,如果人脉布这个局也应是社会人认真研究的,它不是僵化的,这就是社会学这门学科的价值,而且是丰富多彩的。

而“关系”是动态的一个个圈,有了某个利益目的中心,就泛一个美丽而秘密的小涟漪,涟漪在我们眼里消失之后,它所产生的能量在继续传播,不会真正消失,只是我们每个人的视觉是否能看到他在那个层圈圈层看不见的问题。

a通过b找到了c,在理论层级上c就是二度关系。把KESO当成B,笨狸是A,我是C,于是我就有了这一帖,而且向你砸这几砖,并且这一帖长久的会留在互联网上,不会消失。两个“小涟漪”交织了:))


第八砖



“找到利益维系的中心,比找到认识的人更为重要”但很有可能而且很大可能利维系中心就是人,且是认识的人。


总结


我们很多时候的讨论,总会出现概念不明确与不统,此时不同人好象在同一个概念下讨论,正由于对关键词的定义不清,使讨论的效率与准确度总是存在问题。以点带面是好的,但摸腿说身就不太对了,六度理论就是研究SNS的一个切入点,但他不是SNS的全部。




我这篇东西不会通知笨狸,我倒要看看笨狸,LUCY还有那个北城是否能看到,如果能看到,那看来SN更定是有用的。



我但我肯定他们能看到,这一点我对SN非常有信心;但我的最大疑问是他们什么时候能看到,这就是SN过程中的信息(信息是否是利益,信任还是别的什么,这因情况而不同)交换效率问题;



而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就是帮助人们提高在其关系网上对某方向信息传达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