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年4月22日 发于海内


 


昨夜,海内的政治主题讨论很激烈,激烈到上升到对讨论者的人品计算,今晨我看了一下,有一种悲伤和无奈。


 


一种国民性的悲伤和无奈。中国的30年开放,在弥补前1978年以前30年的创伤;在修补1978年前200年的痛楚;在反省1978年前3000年的历程。然而让我们这一代人在30年里完全弥补、修补、反省这一次次的创伤、痛楚和历程,显然富有巨大的难度,因为我们自身还传承着这些,包括我们这些人都是伤者和痛者。


 


我们似乎有勇气、甚至有所谓的理性能力去揭开别人的伤疤,但我们甚至没有看到自身的伤疤。


 


我们的很多朋友依然用者文革式的表达,去表达自我的观点;用文字暴力去批驳别人的看法。二元论、一点带面全方位成为我们随手就能操起来使用。


 


是啊,从我一个成本论角度来说,这样的方式是成本最低的,难度其实也是最小的;是啊,从我一个收益论角度来说,这样的方式收益也是最低的,难度也是最大的。


 


我们只关注了表达,你并没有关注收益,没有想到对方的表达中可能对我们有利的部分;


 


我们好象是精英,好象是能从自己的角度看出别人的弱点;但我们太没耐心去了解所谓对手的思维架构。我并不相信所谓智力,我只相信我们的耐心。


 


我们每个人都渴望自由、渴望民主,但从内心的潜意识中,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其实渴望的是我自己的自由,我自己作主;我们做为个体给所谓的对手自由了嘛,给对手自主思考的权利了嘛,至少在过去几天的辩论中,我不能说没有,但极少。


 


我们缺少太多的了解,但我们自己认为了解甚多,我们总想在复杂环境中找到所谓本质,但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复杂环境本身是多因素、多层面、多维度造成的。


 


我们在谈论政治,但我们对经济知之甚少,甚至不知道政治与经济是动物群体的两个交织经纬。的确政治谈起来容易,随口就来,象缕线;而经济却需要更耐心的缕,当我们都没有耐心缕经济线时,的确你可以有织整张布的愿望,但离整张布还缺了别一纬,还不知道什么叫交织。


 


以上面的心态去辩论,我们只是看到将民主和自由当成皮儿,骨子里还是一水的中国货。


 


如果我是一个好面子的中国人,我现在一定觉得这样的辩论,这样甚至包含人身攻击、包含SB的辨论实在在西方人面前丢脸;


 


其实面子不重要,因为现象就是如此,遮掩只是蒙着自己的眼睛,那剩下来的是什么,好象只剩下悲伤。


 


海内上,你的朋友有几个?10个?50个?200个?500个?能与我们沟通的又有几个?连这可数的人群都能树立势不两立的对手,那是不是太悲伤了。


 


我们现在都不是要教育别人的人,我们能不能多从别人那里得到点什么。


上一篇: 互联网改变了什么?
下一篇:社会网络案例:深更半夜,SNS老大都在干什么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