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Tag社会性网络    SNS    WEB2.0                                          



前日发了《SNS下的行为实验》,其中前面已经说了“是给朋友的”,后面也说了是“本来可以放在心上”。


我原来想到的可能是KESO放在昨日新闻,可KESO却用重笔了。


于是各种评论都看到了,我希望是全部看到,但还是有限地看到:


1.写完了后,直接在MSN上跟联络家的暴走的LUCY说有新东西了,最后她的留言让我“太失望”了:


“俨然是个小型网站的经营推广之路。”可能过于暴走吧,如果LUCY不在做LINKIST,不在做SNS,这样说是可以理解的,但LUCY却真实地在做SNS,她为什么不想想在我写的这个过程是实际上是给SNSER了解用户行为,以及帮助用户提高人个资本的东西?绝对不是为了大家知道如何营销自己!


“其中,最推崇3.6。“我想这一工作是成功的,通过这一工作,使BLOG的每天的访问数提高了200%”,有时候一点极小的不起眼的动作,却影响着大局。”


这句话中的“极小”该如何看?


1.3.6 的行为是有计划的,并不是随意的!
2.3.6 的行为实施需要巨大的精力与能力!


我想问一下LUCY,如果让LINKIST去干3.6,想想要有多大的准备,还会不会极小?


一会见DAVE说道说道去,哈哈哈


2.关于”实验”与”试验”,在KESO写我的BLOG的回言中VAZI朋友有一段:


Keso不是吧?别人说是实验你就真当回事啊?
知道实验是什么吗?实验是用来验证一套理论模型的操作!
与其说那人是在做实验,不如说他在做试验,用自己写Blog的试验,写了六个月就把心得写出来(甚至连最基本的数据分析和具体例子都没有)


他所谓的“实验报告”,里面归根到底就是Blog写作过程描述和总结


之所以不能说它是实验是因为:
一、目的性不强
二、无具体案例分析
三、无理论模型
四、无事实结论


说它是行为艺术也还可以,因为做的是什么只有他自己明白。


不过,Keso发此文,确实又被闪了一回。
不管Blogger是谁都可以跳起来说自己是导演,然而据我所知,导演除了一个,谁都不是,导演是谁?见****鬼的上帝!


我觉得这个提醒非常好,的确我在写时没有注意这两个词的差别,如果我认真思考,我会使用VAZI所 说的“试验”


VAZI说的都很严谨,而且是基于西方理论之下的,谢谢你


但我还要提一下另外一个东方理论下的东西:


修禅


  古代禅师的棒喝,那是在教禅;禅者的扬眉瞬目,那也是论禅;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这是在参禅;赵州八十行脚,这是在修禅;这些典型,都留给后人很大启示,现分叙几点,略加介绍。


 (一)提起疑情


  世界上的大部份宗教,重视的是信仰,而且不可以用怀疑的态度去探究教义,但是禅宗在入门时,首先须提起的便是疑情。尤其禅门,更是要有大疑,才能大悟,若是没有疑情,则无所用心,绝不会有开悟的时候。“如何是祖师西来大意?”“什么是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念佛是谁?”……这些问题,并不是要学禅的人去找资料写论文,它只不过是要提起禅和子的疑情而已。


 (二)参究下去


  疑情起了以后,进一步要用心去参,所谓迷者枯坐,智者用心。用心是随时随地,用全副精神去参,并不是在打坐时才是用心参禅,这么追本溯源的怀疑下去,追问下去,一直到打破沙锅问到底,则豁然大悟。这种开悟的境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很难用语言文字加以描述。??


 (三)身行力学


  本来禅是不可说的,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境界。我今天在这里说了许多,已有画蛇添足之嫌,事实上,禅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从生活上去实践,衣食住行处寻个着落。那么,一屈指,一拂袖,上座下座,无一不是禅。



VAZI,可能不同的角度去看,得到不同的理解吧,我只是希望看着能懂我《SNS下的行为实验》的内核。


3.这第3点还是针对VAZI和其它持同样的观点的朋友,他们可能更认为《SNS下的行为实验》自爆成名的记录,充满着虚伪,可能还有一些在这个实验中的朋友也会这样认为。


   这里我想说三点:


   A.对不起,以后这样的东西,我将不以BLOG方式发出,以免误解;


   B.VAZI等朋友,我先举个例子,在一个纯军事论坛,有一帮军事迷在讨论《二战中德国武装党卫军中哪个部队战斗力最强》,大家在维京师,帝国师等等方面讨论着,而且特别说出每个师的配置,参加的战役以及对这些部队战斗力的钦佩,非常有意思。但这时有一个朋友冲进来,说都是法西斯军队,都被打败了,你们这样讨论是支持法西斯,一帮垃极。这时原来的一帮人一下子被搞蒙了,然后慢慢地就笑了。


    VAZI,他们在以不同的角度去诠释一件事物的不同方面,如果角度变了,结果也会变。


    于是说这个例子和您一直对我那BLOG的评价是一样的,我们讨论的是行为学与心理学,不是在讨论道德层面的东西。


   
    另外要说的是,我只是把这个过程写出来,并不是说不写,这个过程就没有;并不是说我写了,就是我个人的全部就是这样;另外我们为什么不深刻而理性的去剖析自己的行为与心理特点?


4.关于KESO特意写的BLOG,其实有一点他还是没有注意到,那怕我在描述CNSNS的成名历,那也只是CNSNS这个TAG,而不是孔铁山的全部,还是过去我跟XBA说过的,我在别处比这个有名,哈哈哈哈!!KESO的BLOG给大家一个“错误”的引导,于是看来记者真。。。。



5.在回复中s5s5(也是个很COOL的名字)提到,可不可以不用成名的人或公司,从基层开始。当然是可以的,一定是可以的,差别在于时间上。


另外从营销角度来说,借势一定是对的。


6.给所有觉得这东西有用的朋友,还想强调的是因为思考与写作时间的因素,所以太多的东西没有写入。刚才跟一个记者朋友聊时,他好象说一些夸奖的话,我回的是:如果一个记者能在丐帮呆六个月,一定感想也特别多的,这和一个人的智力没有多大关系,是一个耐心问题。



7.另外这里有丢评论的现象,昨天的确丢了两个反面意见,一个肯定是CB的,另一个可能我太思考VAZI的建议,当成他的了。不管如何都抱歉。


上一篇: SNS下的行为实验
下一篇:社会性网络:Z值与K参数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