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眼下打开报纸就能看到“WEB2.0”,看来WEB2.0在为焦点单词了,而且这个单词在中国连中文***都没有,那么看来这东西在中国还没有定义好,于是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解译着WEB2.0,


于是“这个最近中国互联网的中心词一定会是个泡沫词”



不过眼睛比较清的还是那个江苏人,他叫老冒


俺一直对WEB2.0的提法不太感兴趣,于是不太答理这个词,还是专聊于社会性网络服务的研讨。


至从完成我那“著名”的实验(SNS下的行业实验)后,我就慢慢淡了这里的“创作”,进入另一个层面的研究,主要的方向涉及的是社会行为学,社会心理学,系统动力学,个人对赚钱的期待不如对社会学方面的研究与应用高,注定是赚不了大钱的人,于是还是自己找点乐子玩,图个自在。


但人总是有一点虚荣的嘛,前几天我无意到吕欣欣feedsky上看到CNSNS的FEED订阅数竟然是排在首位,此刻有735个,按中国军队三三编制该有两个营的兵力了,我想在有生之年我有超过KESO的可能了,于是觉得有点超女感觉,于是梳装打扮还是要继续,改天再拍个有特色的照片放到BLOG上,这样我也就可以和方博,KESO,木子美一样,成中博客中的超女(至少他们都喜欢把自已靓照放BLOG上),出门我也要带墨镜!!!



今天打点门脸面的颜料是笨狸的“关系”和SNS ,我是从KESO的昨日新闻里看到的。



(不过从KESO最近的BLOG来看,在更新方面不如以前,特别是前两天,我估计KESO在忙别的事,可能和DONEWS的新东西有关,这一段纯属瞎猜,也可能是造谣)



前面说了我是不会对WEB2.0答理的,答理这方面的问题大家可以找KESO,老冒,我们都分工好了:))。



但一但有人提及“SNS”或者“社会性网络”,那么俺还是要尽力责任的,谁让常常在MSN和新朋友聊时总被人骂:“您是这方面的专家嘛!!”,其实我对这话挺不满的,好象我在别的方面不是专家一样。


说回笨狸的关系和SNS



XBA喜欢拍砖,我目睹了本世纪初这段时间XBA左右两手拍砖的壮景,而他说我不适合拍砖,他觉得我拍起来象“疯牛病”,我对这个评价一直耿耿,近期我在练手,前一阶段找老白练过(这里这里),不知道他难不难受。



今天我来拍笨狸,谁让他出现在KESO的昨日新闻里:))))


第一砖

“小时候听说洋鬼子来中国做生意会水土不服,因为他们不懂什么叫做“关系”。现在看到不少国人,居然学习着SNS,看来关于“关系”,鬼子不但已经懂,还开始让我们反过来去学。”

可以说现在洋鬼子来中国做生意还会水土不服,他们绝对是懂得“关系”这一词意味着什么,但他们不懂在中国如何“做关系”(引号位置不同,代表着不同的概念)。

这里我还是要定义一些基本的词汇,否则就乱了:

S=Social=社会性=个体与其它个体的关系化–这是“天然”存在的

SN=Social Networking=社会性网络=三个以上个体的相互关系体系–这也是“天然”存在的

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社会性网络服务=为三个以上个体进行关系化提供过程服务–而这个不是天然存在的,是由洋鬼子发明的。


如果以上述的定义,那么国人,洋鬼子都应该懂得关系,各国各族都有自己“做关系”的特点,没有谁向谁学一说;让咱们“反过来学的”不是关系,也不应该说是做关系,而是做SNS。

第二砖



一开始我以为“关系”是1.0,而SNS是2.0,很是敬佩,学了半天一度六度,发现SNS其实很肤浅,完全不如“关系”这种1.0的东西。”

您以为1.0,2.0并不重要,但您现在认为“学了半天一度至六度”就得出“SNS其实肤浅”,这是要被拍的:

1.学半天的一度至六度就说一个它浅?麻烦您跟我说一下前一阶段怪癖病毒传播过程中,那个节点起到一度至N度传播过程中的关键,这个关键作用是什么,为什么是????

2.六度代表着SNS?偷着换概念给别人是可以理解的,但偷着换概念给自己,那就不好了。

  六度理论是SN中的一种现象说明,但不是SN中的所有,六度包含于SN,那怕六度有千般万般丧尽天良的不是,也不该直接说SN的不是,这就是所谓“命苦不能怨社会”,但说SN本来就是人类天然存在的。


第三砖

“最多通过六个人,我可以认识拉登,也许,不过绝对是空话。相反,如果我能够提供百万个活体,拉登应该马上会来找我。这就是“关系”比SNS理论强的地方。”

通过六人人,可以认识拉登或者木子美,这的确是空话,空话在于我可能知道那条上山的路,但不是说你一定能上山,拉灯和木子美不一定觉得我有足够的能力而有必要认识,认识本来就是一个相互的概念。

“如果我能够提供百万个活体,拉登应该马上会来找我”,说不好啊,如果你真能提供“百万个活体”,拉登可能会想到应该马上会来找你,但我想先找到你的是国安,所以拉登这么脑明的人一定在想找你之后的第一秒钟后放弃找到你的打算。

如果我同意笨狸的关系定义:“所谓关系,就是围绕某种利益目的而搭建的价值传递载体。”但关于用拉登找你这一例并不能说明“关系”比SNS理论强,因为关系有,还有让关系这一载体生存的空间,如果没有生存空间,或者不去找生存空间,那么关系是无用的,或者说如果你不去“做关系”那关系价值不大;而SNS就是为了帮你做关系(包括建立与维护),在这里SNS是一种空间环境概念。

再说明这一砖的内核:“关系”和SNS不是一个层面比的两个概念,关系是SNS要经营的东西。正如你说的关系是载体,是运输用的车,那SNS是交通体系。


第四砖

“传递链条中的每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增量价值,都不可能直接把源头供出,我不知道SNS理论,如何定义这中间的变量”

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即如何处理在传递链条中的每个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增量价值,都不可能直接把源头供出,这是我过去没有认真思考的。

但这个问题向“SNS理论”提,就问错对象了:

SNS是一个促进你所说的关系这一载体更好流动的服务环境,SNS不是一个理论,而是一个社会体系,它由人类社会中所有的规则,规律组成,您的问题可以从系统动力学中的信息流的滞留与扩增角度来研究,这方面有一个非常著名也特别有意思的试验:啤酒试验–在彼得。圣吉的《第五项修炼》中有专门的一章节进行了说明(上海三联出版)


第五砖



“在国内,对于那些营造商业圈的SNS模式,我没有办法看好,因为缺乏明确的“某种利益目的”。至于做男女交友的,可以看好,因为利益目的很明晰,是性交网。按照这个推理,做商业应用的SNS,只能垂直,比如批文网,证监会网,煤矿网,运营商网等等。这种推论,只有在“关系”这个1.0理论的指导下才能完成。”

我同意笨狸说的,国内的SNS们在其产品上缺乏明确的“某种利益目的”,但我个人觉得这不是SNS的问题,而是SNS提供商的企业商业站略方面的问题,是投入资源与产出效率的问题。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垂直经营是必由之路,这还是企业战略,不是SNS。

另外我想补充一下男女交友,吕欣欣说得好,六度关系理论在交友网上是很不可能起作用的,除非是一堆皮条是其主要用户。但交友网绝对是一个SNS,也就是说六度理论可以在某个SNS中失效。

“这种推论,只有在“关系”这个1.0理论的指导下才能完成。”这个推论不是推论。


第六砖

“SNS错误的地方,是犯了西方文明的老毛病,关注人本体,总是说节点。节点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目的。比如笨狸这个本体一点用处都没有,只有当笨狸被任命为局长的时候,参与到利益目的中去了,才能进入“关系”,当笨狸退休或者被双规,那么一般来说,就在这个“关系”中消失,特例就不讨论了。”

我们得讨论一下节点本体的概念与范围。如果笨狸说的节点的本体是笨狸的肉身,那“笨”字也可以去除,只是狸或者说是狸肉,那么这个本体在人类社会中也就是上餐桌的作用,但狸一但和SARS放在一起,那对于社会来说这就重要了,果子狸就可以代表SARS。

关键的是社会中不同的人对狸的本体有不同的定义,而且是从利益出发进行的定义。在餐桌上你代表美味,在2003年你代表瘟疫,在当局长时你代表“权力寻租”对象。

如果我说这话,我会如此表明:节点是支撑群体的单元是基础,而节点间相互的利益交换来会造就一个社会。

西方文明是有毛病的,但SN的研究,或者SNS的提出,虽然始于西方,但是东西方社会都该观注的点,如果SNS不是理论,那他就没有毛病,我想笨狸是说六度理论犯了西方文明的老毛病,过于关注节点,而没有关注节点中的利益交换?

另我想说的是所有过于推崇六度理论,或把他贬得一钱不值的人,都是想证明他是否真理,其实看来都高估它了,他只是一个对某种环境下一种解释,而不是全有环境,当个工具用就可以了,最多当成思考社会学问题的角度。


第七砖



“SNS是一个个节点和一条条线,所以编织成所谓的社会关系网络,这种僵硬呆板的理论实在不值得研究。而“关系”是动态的一个个圈,有了某个利益目的中心,就泛一个美丽而秘密的小涟漪,涟漪消失之后,一切都没有痕迹。


a通过b找到了c办成了一个事情,不证明c就是a的二度关系,没有关系。只有a-b,b-c这两个小涟洈浮动了一下。”


这两段非常写意,我也写意一把:

蜘蛛用屁屁从一个点出发结成网,一个个节点,一条条线,编织成蛛网,点的排布,线的粗细,线与比之间的距离都被生物学家,仿生学家,应用工程学家认真的研究与应用;而人将如何设这个点,如果人脉布这个局也应是社会人认真研究的,它不是僵化的,这就是社会学这门学科的价值,而且是丰富多彩的。

而“关系”是动态的一个个圈,有了某个利益目的中心,就泛一个美丽而秘密的小涟漪,涟漪在我们眼里消失之后,它所产生的能量在继续传播,不会真正消失,只是我们每个人的视觉是否能看到他在那个层圈圈层看不见的问题。

a通过b找到了c,在理论层级上c就是二度关系。把KESO当成B,笨狸是A,我是C,于是我就有了这一帖,而且向你砸这几砖,并且这一帖长久的会留在互联网上,不会消失。两个“小涟漪”交织了:))


第八砖



“找到利益维系的中心,比找到认识的人更为重要”但很有可能而且很大可能利维系中心就是人,且是认识的人。


总结


我们很多时候的讨论,总会出现概念不明确与不统,此时不同人好象在同一个概念下讨论,正由于对关键词的定义不清,使讨论的效率与准确度总是存在问题。以点带面是好的,但摸腿说身就不太对了,六度理论就是研究SNS的一个切入点,但他不是SNS的全部。




我这篇东西不会通知笨狸,我倒要看看笨狸,LUCY还有那个北城是否能看到,如果能看到,那看来SN更定是有用的。



我但我肯定他们能看到,这一点我对SN非常有信心;但我的最大疑问是他们什么时候能看到,这就是SN过程中的信息(信息是否是利益,信任还是别的什么,这因情况而不同)交换效率问题;



而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就是帮助人们提高在其关系网上对某方向信息传达效率。


上一篇: 百度知道社会性网络
下一篇:给狸子:关于社会性网络中的风格- -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